我的GTC
珠宝展览馆科普文章科研技术珠宝标准新国标抢先看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科普 > 科普文章

珠宝直播中存在的问题探讨(直播带货的喜与忧)
时间: 2021-09-17 17:40:52     文章来源: GTC  作者:尚絅

一、火热的直播带货 珠宝行业直播带货发端于2017年,由淘宝平台率先推出,其后像抖音、快手、对庄等许多平台推出直播业务。据对庄翡翠市场与中宝协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翡翠行业网络消费白皮书》,2018国内网络主播...


一、火热的直播带货

珠宝行业直播带货发端于2017年,由淘宝平台率先推出,其后像抖音、快手、对庄等许多平台推出直播业务。据对庄翡翠市场与中宝协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翡翠行业网络消费白皮书》,2018国内网络主播数量已超2千万人,销售翡翠的主播超5万人,直播带货销售珠宝首饰1300亿元。2020年,受新冠肺炎病毒疫情的影响,网络直播销售更成为火热的阵地。实体店不能开门,人群不能聚集,珠宝商们纷纷把眼光投向直播带货,掀起线上直播热潮,直播带货成为珠宝商冲出重围困境的曙光。不少知名的珠宝企业与网红、明星合作,以直播销售搏眼球、扩大知名度,彰显企业的与时俱进,能够把握浪潮。周大生携手辛巴、佟大为在快手展开“辛选珠宝节”专场直播带货,当天晚上销售4.1亿,该活动累计销售突破4.8亿。销售之外的收获更大,据统计,本场直播总观看人数超1002万,等于做了一场大的珠宝秀广告。在那之后的三周时间里,周大生的股票上涨了70%多!罗湖水贝珠宝产业直播孵化基地联合广电集团财经频道上演六大珠宝品牌“珠宝联播”,在线2小时观看数达38万,粉丝互动50万,销售总额640万。在2020年的4月、6月、7月、9月,广东的珠宝产业基地相继成立了四会、广州华林、平州、深圳、海丰可塘等抖音直播基地。四会抖音基地成立几个月的时间,目前有200多个直播带货号,每天销售2万~5万件货品,销售额3000万。广州抖音基地,成立仅几个月时间,目前有150多个直播号,每天销售超1万件。由此可看出,直播带货发展迅猛,市场潜力巨大。但是,在快速发展的直播销售中,也出现不少问题。




二、直播带货中存在的问题

1、退货率高


以某基地为例,初期的退货率约在20%左右,之后退货越来越频繁,退货率达到30%50%,个别直播间甚至达到70%。如此之高的退货率在传统的实体店零售模式中是绝无仅有的。这为珠宝商筹货带来了极大的困难。若筹备的货品不足,则无法满足客户购买的需求,若货品充足则担心退货造成积压。消费者、平台、商家也增加退货的大量工作及麻烦。


2、缺乏售后服务


缺乏售后服务与现场实物购买体验是网络销售的短板。与店员面对面交流、咨询,珠宝的佩戴,与亲友到实体店购物的欢乐,感受珠宝店环境,各种货物、款式、不同质量档次、价格珠宝首饰的对比,周围其他人对该店的口碑……等等各种各样的现场体验,是实体店的优势。售后服务更是实体店的留客之道,虽然实体店售出珠宝首饰一段时间后(保质期),买卖双方已免责。但有信誉的珠宝店为了口碑和留住老客户,对她所售出的产品,还是提供一定的售后服务,例如换款式、改款、改指圈、配零部件、配佩戴的绳等等,做翻新、维修、改款甚至以旧换新等的服务,这些售后服务为实体店带来极高的声誉,使顾客买得放心,这是增强品牌信誉的举措。网络直播缺乏售后服务,作为售货的直播间信誉也就无法与实体店相媲美。实际上,在直播带货销售中,越是知名的珠宝品牌,其号召力越强,销售越好,也反映出实体珠宝品牌信誉的价值。




3、销售的责任主体不明确


相比较于实体店,网络直播销售的责任主体模糊。实体店中,卖方的责任主体是店家,在线上直播中,卖方的责任主体是谁?是平台、直播间抑或是主播?似乎没有明确。从消费者的角度,她(他)可能是冲着平台的名声来的,因信任平台而消费;有的可能是冲着她(他)心中的偶像网红、明星来的,因崇拜、信任而相信她(他)的推荐;也有冲着直播间或珠宝品牌而购买。在万民直播的这个时代,大部分的直播间并没有工商登记,也没有固定的地址,让人产生没法找到“事主”的感觉,从而无法追溯责任人,使消费者缺乏踏实感、信任感。平台实际上是销售渠道,不是货品的责任主体,若一定要说到责任,可能仅仅是连带方。


当然,直播间的销售行为对它的信誉构成影响。主播在销售中起着极大的作用,但她(他)的角色带着广告与销售双重作用,即是代言人又是售货员。从代言人做广告推广的角度,他(她)应对所代言的产品质量负一定的责任。作为售货员,他(她)仅负责推销任务,产品的质量问题应由商家,也即直播间(即是收款方)负责。但是,直播间没有工商登记,没有可追溯的固定地址,像飘忽不定的空中楼阁。况且许多直播间自己并不生产货品,实际上也是一个销售平台,直播间也未对其销售的货品严加把关质控,只要价格足够低,货品销售畅旺,有利可图,即大力推销,对自己品牌信誉重视不够,甚至抱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态度。消费者主要与主播打交道,直播间躲在幕后,出现各种投诉,消费者除投诉平台和主播之外,较难直接找到货主(直播间)进行论理、解决纠纷。



4、销售的货品缺乏标识,质保单、发票


珠宝首饰在直播间销售,通常缺乏标识,许多时候也没有质保单和售后发票。标识是让消费者理解产品的身份、状态、性质等信息所必须披露的内容,消费者有对产品真实信息的知情权。质保单、发票是交易的凭证,是消费者权益保障的文件,这些在直播带货的销售中是缺乏的。许多平台及直播间为弥补这方面的缺失,用珠宝检测机构的证书替代上述文件,在销售中,凭珠宝检测证书介绍商品,或售后附带证书。实际上,检测证书不能完全替代珠宝产品的标识。检测证书是第三方披露的信息。按照《质量法》,卖家才是产品质量的责任主体,应由卖家标识清楚商品身份、性质、状态、价格,做到明码实价,公平交易。另外,检测证书的专业性,消费者有时看不懂。何况,有的商家在委托检测时,仅就商品的某些部分委托检测。例如,一条有碧玺、玛瑙、水晶、黑曜石等组成的“多宝”手链、项链、套装配饰,商家可能仅委托对价值较高的碧玺进行检测出证,其余低价值的组成部分有意回避。合金、银、铜镶嵌的宝石首饰,回避低价值的托架;胶胎贴金片的饰品,未披露金片重量、胶胎的存在。另外,宝石、翡翠镶嵌首饰背景的涂色、垫衬托物,以提高珠宝的美感,这些检测机关难以检测出来,证书中没有披露。更有甚者,据“每经头条”(每日经济新闻NBD3.15曝光,某直播间销售一条镀金银链穿硬金珠的项链,金的重量为0.10克,银链的重量近9克,检测证书只标称总重量9克,主播在销售介绍产品时,只称项链的总重量,回避价值主体金饰的重量,误导消费者。





最为核心的是,消费者误以为,凡是附检测证书的货品,必定为“真品”。实际上,珠宝首饰种类繁多,合成、人造、优化处理品常见,这些产品不是不能销售,而是应该明明白白地告知消费者。一些消费者不认真研读证书内容,也没有如实体店般能够与店家沟通咨询,对证书内容不理解,缺乏珠宝知识,简单地把证书当成货品为真品的证明,而主播的介绍也有意引导消费者作此联想。


5、其他


主播夸大其词的介绍,虚假宣传,直播间伪造虚假的评论评价,虚假的围观粉丝,以提升直播间热度,甚至虚假的刷单销售,利用消费者的从众心理。在消费中,当消费者缺乏主见,没有明确的购买意向,面对纷繁众多的直播间,不知作何选择时,往往会随大流,聚到围观众多的直播间,参考其他消费者的意见,到好评高的直播间购物,心理学上称“羊群效应”。直播间正是针对人们的这一从众心理,雇佣“水军”,伪造直播间的高评价,货品的高销售额以吸引消费者。


总之,直播带货作为新兴的营销模式,遇到许多新问题,还存在着许多不规范的现象,这些问题摆到我们面前,需要进行探索完善。为什么有如此之高的退货率,原因何在?我们应该从几千年的市场交易中,汲取经验和做法。在珠宝实体店的销售中,通常的做法是货品先出检测证书,做好标签标识,然后上柜。因明码标识并附权威检测证书,避免了消费者对珠宝货品身份的争议,从而大大降低顾客的退货情况。实体店注重自己的品牌信誉,也是取得顾客信任之道。

三、规范直播带货的几点思考

1、明确销售的责任主体

任何经营行为都必须有责任主体,直播带货也不例外,若是直播间为销售主体,必须经工商登记,并在销售中亮证经营。


2、用广告法等规范主播的言行。


3、所售货品必须有规范的标识。

国家标准GB/T 31912-2015《饰品标识》,明确了珠宝首饰的标识。在直播带货销售中,要对所售商品规范标识,货品成交后把标识、售价、数量、销售者等等常规的交易信息,开据销售发票(或质保单),随同货物交付消费者。




4、凡属出售的珠宝首饰应进行检测质控,必须完整详细披露商品的真实信息。



5、珠宝首饰主播持证上岗。必须经过考试发证,并分等级,凭证经营。对所销售的货物品种知识、语言规范、法律法规等进行考核,考核合格者方予主播售货。鼓励主播进行专业培训,对经培训,获得珠宝玉石、贵金属检测师(如GTC珠宝检测师)钻石鉴定分级师等专业证书的主播,发给“珠宝专业主播”称号,以彰显主播的专业水准。并实行如汽车驾驶执照般的扣分制度,黑名单制,犯规严重者在一定时期内禁播。表现优良者,主播的上岗证可予以升级。这些管理可由市场行政管理部门或授权直播基地或直播平台进行管理。


点赞59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