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GTC
珠宝展览馆科普文章科研技术珠宝标准新国标抢先看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科普 > 科普文章

翡翠毛料的品质评价
时间: 2021-03-29 17:25:29     文章来源: GTC  作者:尚絅

翡翠毛料的品质评价与成品相若,也是通过种、色、水(透明度)、裂绺瑕疵表现等进行分析评价。所不同的是,毛料未抛光,未曾离片(切割成做货的薄片),未经雕琢,其出货效果带着变数,有许多因素影响着出货的效果。...


翡翠毛料的品质评价与成品相若,也是通过种、色、水(透明度)、裂绺瑕疵表现等进行分析评价。所不同的是,毛料未抛光,未曾离片(切割成做货的薄片),未经雕琢,其出货效果带着变数,有许多因素影响着出货的效果。原石上种、色、水、绺、裂等的表现也与成品的表现有差异。有经验的行家通过毛料的表现以评价其品质,决定货品类型。

一、毛料的皮、雾、肉

次生的砾石玉毛料从外到里通常有皮、雾、肉,这些决定着品质。原生矿的毛料一般缺乏皮壳和雾,只有玉肉,仅局部有少许风化现象。

次生翡翠矿在分解搬运沉积的过程中,受环境的侵蚀及沉积后的表生风化作用,翡翠砾石形成外裹的一层皮壳。根据皮壳的颜色及矿物颗粒的粗细不同,可形象地称为砂皮壳、泥砂皮壳、泥皮壳、蜡皮壳、红砂皮、褐锈皮壳、黑(灰)砂皮壳等等。颜色越深,说明玉石处于表生的还原环境(缺氧环境),砾石埋藏的层位越低。所以黑乌砂被缅甸采玉人称为“铁石脚层”(“铁”为坚硬之意),是埋藏最深、周围砾石最为坚硬的底层层位。皮壳是玉石表生地质作用的结果,与玉石材质有关。

雾是分布于皮壳与玉肉之间的一层次生作用下的玉质,其形状如同雾一般,故称之为雾,其颜色有红、黄、白、黑及各种过渡类型,厚薄不一。皮壳与雾都是表生地质作用下,玉肉与环境作用下的产物,与玉肉的矿物颗粒粗细、结构、成分以及裂隙等有关,反映出玉石的品质。

6-26  玉石的皮、雾



6-27  玉石的雾层薄,玉石外形棱角清晰,种质老


6-28  玉石的雾层厚,玉石外形浑圆,种质差


玉肉则除皮壳、雾之外玉石的材质,是加工翡翠饰品的主要材料,玉肉的表现反映材质的优劣。

皮壳是玉肉次生风化作用后的外观表现。周经纶经验总结皮壳与材质的关系:“砂细、肉细;砂粗,肉粗;砂匀,肉匀;砂净,肉净;砂乱,底毛;砂翻,底亮;砂硬,底坚;砂泡,底嫩;砂板,底木。”大意是,皮薄的玉石种质细腻紧密,品质高;皮厚种质嫩。有一种皮壳薄如大蒜皮,被称为“大蒜皮壳”的蜡皮壳,这种蜡皮壳,通常种质较老,往往出现冰种、玻璃种。皮上的砂硬、细,手摸之有刺手感,反映玉肉矿物颗粒细,结构紧密不易风化。反之,皮壳上的砂大小不均,而且砂软,疏松,则底帐不纯净,会发生变种的现象。如果皮壳晶体不明显呈模糊呆板状,则肉质透明度差(木)。总之,观察皮壳的状态有助于对玉肉(底帐)品质的评判。即便是切开口的料,也要研究皮壳、雾。这要在赌石中不断总结经验。

雾是砾石埋藏在地下时,环境溶液的浸染所形成。雾的表现与种质紧密相关。雾的颜色、形状、厚薄反映出种质的优劣及原石产状。雾薄通常说明质地细腻紧密,种质好。例如,雾薄如糊一般,可能意味着底帐种质老,可能如玻璃种一类的老种质地。质地疏松及有裂隙则雾层厚,雾还随大裂隙分布。这是因为疏松的质地容易与外界发生化学反应,受环境所侵蚀。

红雾形成于潜水面之上,接近地表的氧化带。黑雾形成于潜水面之下的还原环境中。白雾形成于地形稍高部位,埋藏环境中以硅氧(二氧化硅)为主,铁元素较少。

雾层薄而纯净紧密,与玉肉的接触界线平直而清晰,其种质相对较老(好)。反之,如果雾层宽而厚,雾色不纯净有掺杂,而且雾与肉界线不清,相互穿插呈犬牙状,说明玉肉质地疏松,裂隙发育。还有一种“雾跑皮”现象,指雾穿插于皮壳中,形成皮雾不分,说明皮壳疏松粗糙。这种“雾跑皮”的玉石,其底帐种质差,可能玉肉很脏。

玉肉则直接表现种质、透明度(水)、颜色、裂绺的各种特征。若颜色条带、矿物晶体具有定向性,形成平行的层状,说明玉石形成时受到垂直方向应力的挤压。挤压越强烈,分层越明显,结构越紧密,种越老。

二、皮壳上的松花、莽、癣,外形。

松花;分布于皮壳表面的一些散碎的黄绿色、蓝绿色、灰绿色、绿色的斑点,呈星点状、斑块状、丝状或带状分布,犹如松树叶片撒落于皮壳上一般。皮壳上的松花越多越好,如果松花成条带状,意味着玉肉中的绿色成条带状,称带子色(脉状),这种绿色通常种好色浓,玉石的价值高。满皮壳散布松花,则可能玉石为满色,可能如豆色等,不大可能呈带子色。

莽:莽指皮壳上一些定向排列的矿物颗粒,因聚集成带状丝状而形成像草莽一般的小草丛,故称莽。莽在矿物结构上与皮壳的其它部位有明显的差异。“松花”偏重色彩,莽偏重于形态差异,主要看砂发(砂的集合体)的形态。“小草丛”“老鼠脚迹”“味精粉丝”是矿物集合体状态的形象描述。当矿物集合体与周围有明显不同时,即可判定为“莽”。莽可以是皮壳上凸起或凹陷的条带,也可以是不同于周围的矿物集合体的分布。“松花”是颜色的差异,“莽”是结构的差异。莽的分布、形态与玉石中矿物颗粒变化有关,有时与裂隙有关,当玉石中存在裂隙时,可能在皮壳上形成凹陷的沟带。反之,如果皮壳上有凸起的莽带,可能玉石中与此相应的部位硬度较高,不易溶蚀磨损,有可能说明玉石存在细腻紧密的带状结构,或者是色带,因为色带通常较底帐种老,更抗磨蚀与风化。

癣:癣是皮壳上呈现黑色、蓝黑色、灰黑色、褐色的斑点斑块或条带,有时也分布于玉肉中,如人体皮肤上的癣,故而称为癣。癣由角闪石及其风化产物所构成。癣常与绿色伴生,在癣处绿颜色深,渐离癣则颜色渐淡,以至消失。有些学者,例如马崇仁,认为角闪石是翡翠绿色中Cr3+的来源,是形成绿色的原因,所以有癣喷色现象,俗语说:“绿随黑(癣)走。”皮壳上有癣,说明玉肉中可能存在绿色。通常情况下,角闪石晶体出现破裂并有重结晶形象,边缘粒化,晶形不完整,一般才会出现“喷色”现象。另一方面,癣的出现,可能使绿色减少,质量降低。

砾石的外形。外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玉石的种质和裂隙。一般来说,皮厚且外形浑圆的次生砾石玉,种质通常较差。这是因为,种质疏松的玉石,其结构致密度差,容易在搬运过程中受磨蚀,容易受风化侵蚀。反之,种质较好的玉石,其外形呈棱角、次棱角状,而且皮薄。砾石玉(水石)表面的裂通常不会进得太深,较少有贯通的裂,因若贯通,可能在搬运过程中被分解了。如果表面出现阶梯状的沟坎,可能玉石内部存在多条裂堑,至少存在两个方向的裂堑,而且裂堑密集。

6-29  玉料上的松花(绿色斑块)

6-30  皮壳上的莽


6-31 皮上可见癣。角闪石与翡翠共生,癣(黑色,角闪石)吃绿


6-32 角闪石与翡翠共生,有癣(黑色,角闪石)处绿色深,癣喷色

6-33  角闪石与翡翠共生,有癣(黑色,角闪石)处绿色深

6-34  癣与绿色共生,有癣处绿颜色深


三、毛料的色、种、水、裂绺瑕疵的观察与评价

1.毛料的色

翡翠原料的品质影响因素与成品相同,但表现有差异。对原料的质量评价需要丰富的赌石及玉器加工经验。加工玉器时,要切成薄片,行内称“离片”,离片后的种、色、质地、棉的效果会发生变化,称离片效果。加工成成品抛光效果也不同,称起货效果。

颜色在原料中的表现与加工成成品后的状况会有差异,因原料石层厚度大,会加深颜色的浓度。有些深色带蓝色调的颜色,离片后颜色变淡些,可能更加艳丽。反之,在原料上颜色艳丽,可能离片后颜色浅淡,饱和度降低,不够浓艳。种水足的地帐(子),加工成成品后,能够映照使颜色鲜活,有时一丝色根,能映照到整件货品为满色。通常原料上的带子(脉状)色较块状色的品质高,带子色更加浓艳,可能与翡翠的颜色成因有关。马崇仁认为,带子色是铬离子扩散成色,块状色属于铬离子渗透成色。另外,块状色通常向玉石的深部延伸不深,而带子色(脉状色)会有一定的延伸,这是致色时,玉石已有裂隙空间,Cr3+向玉石的裂隙处充填扩散所形成。带子色是戒面材料的主要来源。所以,行内流行着:“宁要一条线,不要一大片”的说法。另有一种说法,“有龙有水”,龙即带子色,意为带子色处种好,也是行家们追求带子色的原因。


6-35  脉状色(带子色)

6-36  面状色(俗称‘浮水莲’)

6-37  紫罗兰色通常没有色根,种一般


2.毛料的种

种指矿物结构的状态,颗粒的大小以及结合的紧密程度。马崇仁通过深入细致的岩矿薄片、扫描电镜的研究,总结出矿物颗粒大小与种的关系。冰种、玻璃种为老种。

玻璃种的糜棱岩化作用最强,属超糜棱岩,其特点是:基质>50%,可达90%,常为糜棱结构,粒径≤0.05mm,碎斑<1mm(一般<0.4mm)。基质与碎斑呈过渡关系。

冰种为糜棱岩,基质含量大于50%。碎斑粒度0.51.0mm,部分碎斑可达3mm,构成冰地中常见的棉絮状“石花”。

糯种、糯化种,基质含量一般在5%20%之间,碎斑粒度有大有小,小碎斑<0.5mm,与基质混合在一起,呈过渡关系。大碎斑粒度多在5mm以下,通常为硬玉晶粒的集合体。

豆种,基质小于5%或没有基质,硬玉晶粒大小一般为0.21.0mm,部分可大于2mm

除了观察矿物结构以判断种的优劣外,原料中具有丝状色、层状构造、玉纹的翡翠,通常种好,这是变质过程中受挤压强烈,使结构紧密的表现。另外,有“苘分”的原料种较好。“苘分”就是带点蓝灰色、青灰色、淡淡的灰绿色。(苘麻是青灰色的植物,“苘分”指带着如苘麻颜色般的地子,也称“苘地”,“苘水地”。行家常用“有苘分”“苘分足”以形容比较好的地子)。反之,纯白的地子通常种质都不会好。皮、雾的表现也有助于对种的判断,前文已叙及。



6-38  带苘地种老,质地细腻

6-39  白色地种嫩


3.毛料的水

原料中的透明度通常用“水”来表述。这是形象的说法,玉石透明则如水一般。“水”指地子(帐)的透光能力。地子(底帐)的水好(水头足),原料的透明度高。玉石行家用聚光手电筒贴住原料表面,观察光的透射深度以及光晕的大小,以判断地子的透明度。透射越深,光晕越大,则原料的“水”越足,透明度越高,品质越好。在聚光手电筒打灯照射下,光能透进1厘米为一分水,2厘米为二分水,3厘米为三分水……有三分水以上的地子种水就不错了。冰种一般在五分水以上。打灯以判断地子的透明度,需要丰富的赌石经验。

4.裂绺瑕疵

翡翠毛料不怕大裂,就怕群发密集的小裂。大裂可以通过切料予以排除,小裂特别是群发的小裂切料与做货时都无法规避。而且大裂能够预知,小裂不可预知。在赌石核算货品类型及数量中,往往因为小裂的出现,使原先的估计数量减少。

棉是玉料中常见的白花,如棉花般,降低了翡翠的纯度。但是棉有“死棉”、“活棉”之分,有些白棉在原料上明显,当加工出货时则棉消失了,这种棉被称为“活棉”。加工出货后棉依然明显的为“死棉”。“死棉”“活棉”的鉴别要靠经验。像黑斑、白渣、褐黄色斑点等都是瑕疵,影响原料的品质。

6-40  皮壳凹坎发育(莽的表现),材料裂纹多

6-41 皮壳凹坎发育(莽的表现),风化皮色不均匀,材料裂纹多

光身翡翠戒面、手镯、玉扣、玉璧、鸡心、有固定线条形状的玉佛、玉观音等,对材质的要求高,要求材质纯净无裂无瑕疵。首饰用的戒面还要求材质的颜色浓郁。

许多有经验的行家总结,赌石选择的料“宜大不宜小”,俗语说“十大九不输”。大件料多,赌涨了,价值升值较大,小件即便赌涨了,价值也有限。另外,从感觉上讲,颜色位于大料中,相对小,容易被低估,而生长于小料上,容易被高估。大料可以设计的货型多,创造价值的机会多。

原料的质量评价之所以不同于成品,是因为原料未经加工出货,其成品品质未能最终确定。同样的原料,加工生产的货型不同,其成品的美观效果不同,售价不同。有的原料抛光后颜色艳丽,光泽好,被称为种色“活了”,起货效果好。例如,木那场口的料,起货后颜色更加鲜活。反之,有的原料出货效果差。翡翠的场口与出货效果有关。所以,赌石是赌色、种、裂绺瑕疵,而且还赌起货效果。加工的成品一天未销售出去,都不能确定赢利或亏本。

四、场口与质量

场口也称厂口,是玉石的开采地点。不同位置反映出矿体的地质形成环境不同,玉石的特征有别。同一采矿(玉)点地质环境相近,表现在玉石上性质有相似之处。掌握不同场口玉料的特征,当面对一件原料时,若了解所产的场口,则对玉料的特征以及出货效果有所熟悉,这对赌石有帮助。有丰富赌石经验的行家在赌石时,尽量了解原料的场口。

例如,八三厂口出产的玉石,是原生矿,常有数吨数十吨重,虽带有淡紫淡绿色,白底,质地也纯净,裂绺并不十分发育,但其种嫩,结构疏松,并不适合于做A货,常做为B货的原料。木那场口产玻璃种带色料,出货效果好,近十年来行家们极力追求这一场口的料,使木那场口的料价格要远高于其他场口,其价格涨到惊人的地步。摩西沙场口则产无色玻璃种料,种特别老,起货光泽强,货品呈现透反射晕光。只要原料开口处有玻璃种的表现,能确定是摩西沙场口的,基本可以确定原料为优质的玻璃种,因而,摩西沙场口的料被行家们所追逐。老帕敢的料种好,品质档次较高。会卡、后江、南其场口的料则加工后颜色更加鲜艳,有增色的观感。马崇仁总结道:“会卡石能翻一色,后江石能翻二色,而南其石能翻三色。”(增加一成、二成、三成颜色浓度的效果)

每个场口出产的玉石有其独特的特点,掌握这些特点有助于正确评估原料的品质。当然,在商贸中,评判玉石原料的场口,靠的是自己的经验,而不是售卖方的说辞。


6-42  木那场口原石,条带状结构(定向分层)种质老。

6-43  玛莎场口原石


6-44  会卡场口原石。


6-45  翁巴利场口原石


五、毛料的价值估算

当对原料的品质有了评价之后,原料的估价就是对加工出货货型、数量、售价的估算。

除无色冰种玻璃种外,绿色(紫色)是原料的主要价值,计算颜色部位(纯色)的重量及每两颜色的单价,两者相乘即为绿色部位的价值。预测绿色脉(带子色)的延伸深度,计算其体积,即可算出它的重量。评判该颜色当时的价格(不同时期,市场上经验的估价)。假设每两50万元人民币,(1=31.25克),则可估算出该绿色带的价值。20117月缅甸公盘上,编号为22184的原料,被誉为标王,是一件黑乌砂的原料,重44千克,上有浓艳的带子色,长30cm,宽14cm,高(深)1.5cm(估计),货主自己就估计颜色重量为2097.9克,估计可出戒面的有效克拉数为3500克拉。货主把估计的计算列表贴于石头上。根据货主自己对颜色重量的估计,并认为颜色达到帝王绿(Imperial Jade,以及当时的市场行情,货主的拍卖底价是2.3亿元人民币,每克绿色的价11万。加工成成品戒面,出品率约30%,成品戒面的单价为136万,每克拉为7.2万元!

6-46  20117月缅甸公盘22184号标石


6-47 20117月缅甸公盘22184号标石,货主对绿色重量的估算(照片6-42 ~47由潘建强提供)


在原料估算中,干净无裂的原料,可出手镯2.5只,通常按2只估算,手镯芯的价值是手镯的1/31/4。若是原料带有裂(加工手镯可以避开的裂),但又可以取手镯,通常行家按每公斤取1.5只计算。也就是说,对于手镯料,人们按保守估计,每公斤取1.52只手镯。或者在牌面上可加工手镯的部位画出手镯,手镯片的厚度为18mm,估算完整无裂绺部位的延伸深度,从而估算手镯的数量。结合市场行情,估算销售价,从而估算原材料的价格。若是花牌料(加工玉雕花件料),按3×5cm普通大小,1公斤原料可加工12个挂件,若按2×4cm大小,可加工20件挂件。

6-48  估计手镯的数量


行家们就是这样根据经验,评判原料的质量档次,加工做货的货型、数量以确定原料的购买价格。或者根据已交易的原料,货比货进行估价。要注意剔除杂质裂绺多,缺乏加工做货价值的部位,再进行估价。当然,翡翠市场的热度、以及竞买者的竞争剧烈状况,也影响着最终的购买价。例如,20102011年,中国翡翠市场火旺,许多外行的资金也进入市场,许多人涌到缅甸竞买原料,使大多数原料的售价远远高于行家的估价,行家们大呼:“看不懂价格。”总之,评价原料的质量、计划出货货型,估算出货数量、单价是基础,而实际真正的购买价要看当时的竞买气氛,竞争的热烈程度。许多到缅甸公盘的行家,在投标购买时,想方设法刺探竞买对手的信息,可能的出价,分析竞争对手的实力、竞买意向,根据现场的气氛以确定竞标价格。甚至与竞争者协商,采取合作的方式,减少竞争对手,以求较理想的价格购买到原料。


点赞56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推荐